分享到:
评论
推荐
顶部
登录
当前位置:  越野e族 > 赛车星球 > 赛事 > 正文

初入巴丹吉林 达喀尔中国拉力赛勘路(三)

2017-05-20 20:17:27来源:越野e族作者: 张璋

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缝隙投到屋里,我意识到“美好的一天”来临了。起床洗漱,整理装备,上车出发!

跟随一条看不见尽头的公路,车队渐渐离开了这个叫做孟根的小镇。这个小镇似乎有种令人不惑的奇妙,前一天车队开进村庄的时候,虽然街道干净整洁,民房错落有致,然而路上不见一人一畜,有点西游记里唐僧师徒四人探访闹蛇妖的陀螺镇的情景。直到太阳落山后,镇子里的小广场上才有了一点热闹——广场舞。夜深人散去,抬起头就是浩瀚星空,这份寂静值得留恋。

离开了镇子,车队沿公路行进几公里,从路边的一个岔路口开进了越野路段:下道了,今天的勘路工作也随之正式开始。就像朱晨光老师所说,中国的地貌多种多样,比起南美达喀尔枯燥的戈壁滩,我们的赛道中蕴含着各式各样的地貌元素,刚刚进入越野路段两三公里,路两边就出现了高达数十米的乱石山,硕大的石头像被人为安排一样错落有致的落在砂石山上,平坦地带也都遍布乱石堆,我想钟爱攀爬的雷神之锤一定会喜欢这个地方。车队从中间的砂石路上穿过,比起草甸和沙漠,这部分路面还算平坦,一路行进安然无恙……

草甸,也许真的是一个只适合骑马驰骋的地方,而非汽车。昨天勘路车队便在草甸行进过很长一段距离,但至少还有路,而今天,也许是跟着GPS,我们很干脆的杀到了草甸里面。一望无际的草甸看上去就是平原易野,可是当车轮碾压其上的时候,我的五脏六腑告诉我:这颠簸来的很实在。因为目的地为沙漠,所以我们也渐渐由草甸开进了沙漠边缘——小沙包区。比起草甸,这里明显令我们更加不堪,因为除了已经对车轮戏虐一番的草甸枯草丛,又多了一项动作——翻越沙包,车队在沙包群里起起伏伏,车里的我们也更加如坐针毡,这并非主观情感,而是大自然的客观。坐在后排的我,安全带绑在身上已经勒疼了肩膀,手握着把手都快磨出茧,不过我从没像今天这样爱过这两样车内配置。一只被摞在行李舱顶部的纸箱随着左摇右晃的车在行李舱放荡不羁地滚来滚去,想必它也很痛苦。

一段漫长、反复的起伏颠簸过后,我们终于来到沙漠面前,不过据朱晨光老师说,这座沙漠其实是被大风从巴丹吉林沙漠吹过来的,因为前面有山脉才沉积下来,严格来讲并不算沙漠。然而对于我来说,这已经是浩瀚沙海。为了使车胎在沙漠中拥有更佳的附着力,车队统一停车放气来增加胎面宽度。即便如此,勘路车队和媒体车队依然纷纷遭遇陷车,所幸救援得力,并没有耽误太多时间。然而更令大家头痛的可能就是风沙了,无论中午扎营野餐还是下午的拍摄,我们一直在大风中进行,结束工作才发现,自己的头发、耳朵都已经沾满了细碎的沙。

一天的勘路过程精彩万分,但更多的是艰辛和煎熬,这段路程几乎没有给我们一分一秒的无聊和平静。不过也正是这样的艰辛让我深深意识到:长距离的越野拉力赛堪称人间炼狱,我们勘路过程中时间是充裕的,车子是舒适的,而且团队由十几人、数台车组成;而当赛车手踏入这里,除了面对如此煎熬的环境和地貌还要顾及时间、安全,再加上赛车的舒适配置因为减重大都被拆除,所以当他们在这片战场浴血奋战时,将会面对什么?没办法,他们是勇士,天生就要征服天地间的一切。

两天的勘路工作结束,一个将近400km的赛段勘查工作也随之完结。从阿拉善左旗一直延续到阿拉善右旗,这个赛段地貌丰富,有沙丘、草甸,也有河道、浅沙,是一个非常综合的赛段。比赛的节奏感也将在各种地貌交替的影响下变得强烈和清晰。总之,勘路团队对这条赛段的评价非常高,虽然受到牧民放牧、国家建设等等一些因素的影响,但是相信在将来的几次勘路中将会逐步完善,也相信这条赛段将会是一个精彩纷呈的赛段!

现在我们已经在阿拉善右旗的金沙假日酒店安然睡下,虽然怀念昨晚的星光,但更拒绝不了一张舒服的大床和倾注热水的莲蓬头。听说明天车队将会开进巴丹吉林沙漠,我们也将体会真正意义上的沙漠,将会发生什么?我们不得而知,敬请期待。

责任编辑:伍刚星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2017 FBLIFE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00560号 京ICP备1101601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8437号 越野一族(北京)传媒科技有限公司
©2017 FBLIFE Intera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